首頁 > 宏觀 > 正文

疫情沖擊下的四大城市群:誰將面臨最大挑戰?

2020年02月08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劉美琳  

中國各大城市群處于不同的建設階段,呈現出不同的人口經濟特征。因此,不同的城市群受到疫情的影響不同,其防控策略的重點也應有所差異。

21世紀經濟研究院研究員劉美琳

疫情洶涌來襲,聚集了大量人口的城市群如何應對?

截至2月6日24時,全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累計確診31161例,這一數字已接近2003年非典確診人數的4倍。

城市持續吸引著人口流入,城市群更是容納了眾多人口。當前,“十三五”規劃綱要提及的19個城市群以25%的土地集聚了中國75%的人口。非常時期,城市群作為人口高度集聚、商業活動頻繁、交通網絡密布的區域單元,正面臨著嚴峻的防控壓力與社會風險。

中國各大城市群處于不同的建設階段,呈現出不同的人口經濟特征。因此,不同的城市群受到疫情的影響不同,其防控策略的重點也應有所差異。

在此背景下,21世紀經濟研究院選取了長三角、珠三角、京津冀、成渝四大城市群作為研究對象,重點分析四大城市群中的11座重點城市(上海、南京、杭州、合肥,廣州、深圳,北京、天津、石家莊,成都、重慶)。研究將結合最新全國人口遷徙和疫情感染情況,從交通、人口、經濟、醫療四大維度展開,借此對疫情的后續影響進行評估。

交通:珠三角、長三角、成渝是熱門遷入地

城市的交通運輸,可分為內部和外部的交通往來。

先來看內部交通。地鐵是都市居民出行最重要的公共交通工具之一,城市群的疫情防控水平,也與區域內地鐵建設情況息息相關。

整體而言,長三角開設地鐵的城市數量最多,同時也是獲準修建城市軌道交通最多的城市群,上海、南京、無錫、杭州、蘇州、寧波、合肥等都已開通地鐵。企業復工之后,長三角城市群在交通工具上的防控壓力相對顯著。

另外,各城市群內部的核心大城市、節點城市也需要進一步關注。根據《中國城市軌道交通2018年度統計和分析報告》,北京、上海、廣州、深圳和成都2018全年城市地鐵客運量排在前五位,均為所在城市群內的核心城市,其中北京、上海、廣州客運量全部在30億人次之上。

為阻斷疫情,各地已加快出臺措施,嚴防疫情通過交通工具傳播。

以廣州為例,目前已制定疫情防控專項方案并成立疫情防控小組。地鐵內部綜合采取加強通風、消毒等多種措施,1月22日起開始陸續對全線網所有安檢點(含廣佛線)啟動體溫檢測,配置體溫儀。

疫情之下,北京、寧波、天津、南京等多個城市的地鐵運營都已進行調整。

再看外部交通情況,即城市與城市之間的來往。根據百度地圖遷徙大數據,在2020年除夕前這一周,遷出人口數量最多的城市重點集中在珠三角、長三角和成渝城市群,深圳、北京、上海、廣州、成都是遷出人口數最多的五個城市。此外,東莞、鄭州、杭州、西安等城市也是春節前流出人口較多的城市。

溫州的情況較為特殊,春運期間輸入了大批的武漢返溫人士。1月29日,溫州市副市長湯筱疏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確診人數猛增與武漢返溫的人員基數大有關聯,在武漢經商、就學和務工的,有18萬溫州人。即便在武漢封城后的1月23日至27日5天中,仍有1.88萬人從湖北特別是武漢到達溫州,平均每天有3600多人。

與節前熱門遷出地相對應的是,人口已于近期開始回流,上述城市正在轉變為熱門遷入地。

2月6日,全國熱門遷入地前五的城市分別為上海(4.58%)、深圳(3.73%)、成都(3.64%)、廣州(3.56%)、北京(3.06%)。從熱門遷入地前十名來看,珠三角4城深圳、廣州、佛山、東莞上榜,長三角兩城上海、蘇州上榜,西部成渝兩城均上榜。

近期熱門遷入地集中于珠三角、長三角、成渝三大城市群,隨著人口進一步回流,上海、深圳、廣州、成都、重慶等區域核心城市都將迎來明顯的防控壓力,須提前采取措施來應對人口的大規?;亓?。

總體而言,廣東省、四川省、江蘇省為前三熱門遷入省份,尤其是廣東省,以全國19.69%的目的地比例大幅超過第二名的四川(9.33%)。這也意味著,相比其他城市群,珠三角城市群的疫情防控挑戰最為嚴峻。截至2月6日24時,廣東省累計報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確診病例已經破千,為1018例。

從城市群角度看,珠三角城市群的人口集聚度也在繼續加大。甘俊攝

人口:珠三角密度大且構成復雜

21世紀經濟研究院梳理人口密度、人口規模和外來人口比重發現,珠三角與其他城市群相比,潛在的疫情防控壓力較為明顯。

廣東省統計局《2018年廣東人口發展狀況分析》中指出,2018年,廣東省常住人口數量繼續居全國首位,占全國人口總量的 8.13%,人口密度為全國的4.35倍。人口流動保持活躍態勢,以青壯年為主的規模龐大的跨省流動人口改變了戶籍人口年齡結構。

從城市群角度看,珠三角城市群的人口集聚度也在繼續加大。珠三角同時坐擁廣州、深圳兩個一線超級城市,人口虹吸能力強勁。2018年,廣深人口分別比上年凈增40.60萬人和49.83萬人,兩市常住人口增幅高達同期珠三角核心區常住人口增量的60.11%。

21世紀經濟研究院梳理發現,珠三角“雙子星”廣州和深圳的人口密度明顯高于其他城市群核心城市,且外來人口占比較高。

2017年,深圳、成都、廣州是11座重點城市中人口密度最高的三城,依次高達6272、6003、5645人/平方公里。繼續考察2018年外來人口比重(非戶籍人口占比)可以發現,成都的非戶籍人口占比僅為9.6%,而深圳、廣州分別為65.1%、37.8%,人口結構相對更加復雜、人口流動性高,排查人口動向的難度可想而知。

基于新型冠狀病毒傳染性較高的特點,再疊加人口集聚度進一步加大,珠三角城市群的疫情防控挑戰形勢嚴峻。

醫療:珠三角經驗多,成渝硬指標強

不過,經歷過非典的珠三角,在應對本次疫情時也掌握著更多的主動權。

廣東省衛健委在近日舉行的疫情新聞發布會上介紹,目前全省收治床位數共有8095張,收治床位數量充足。此外,按照“寧可備而無用,不可用而無備”的原則,廣東省已依應急預案,在廣州、深圳、珠海、佛山、東莞等市做好建設臨時救治醫院的準備,在應急調劑機制下,床位還可以不斷增加。

在2003年的非典疫情中,以廣州為代表的珠三角城市群幾乎全部處于疫情抗擊一線,留下豐富的抗疫經驗?;仡櫛敬我咔?,廣州在國內同級別城市中以最快速度發布了《致廣大來穗的湖北、武漢朋友的一封信》,其敏感度可見一斑。另外,在武漢封城當日,廣州就發布全市動員令,對所有湖北特別是武漢來廣州的旅客,進行主動尋找、觀察、追蹤。

非常時期的敏感度,與長年累月的專業素養,以及地方政府的警醒與支持都有關系。根據復旦大學醫院管理研究所發布的“2018年度中國醫院??凭C合排行榜”,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在呼吸科專榜上排名第一,聲譽標化指遠超其他上榜醫院?!稄V東省2019年預算執行情況和2020年預算草案的報告》指出,廣州將安排5億元經費,支持創建廣州呼吸中心、腫瘤中心、腎病中心等三大世界國際醫療中心。

廣州雖然外來人口眾多,但人均醫療資源依舊占優。以2017年為例,即使當年的常住人口高達1449.8萬,在每千人醫院床位數和每千人執業(助理)醫師數這兩項指標上,廣州依舊名列前茅,在11城中分別位列第三和第四。

深圳的每千人醫院床位數在11城中墊底,2017年每一千名常住人口僅有3.2個醫院床位,較廣州低近2.5個床位。不過,深圳版“小湯山”已經開建。在深圳市第三人民醫院二期建設工地上,施工隊伍正連夜搶建,預計項目面積將超過60000平米,建成后可以新增1000張床位。

成渝城市群的醫療實力同樣值得關注。成都的醫療實力尤其雄厚,在2017年的每千人醫院數、每千人醫院床位數和每千人執業(助理)醫師數三項指標上表現亮眼,分別位列第一、第一、第三。與此同時,成都還坐擁代表中國頂級醫療水平的華西醫院。根據復旦大學醫院管理研究所發布的上述排行榜,華西醫院僅次于北京協和醫院,綜合實力位居全國第二。

經濟:城市群均受沖擊,考驗財政實力

疫情之下,需求和供給出現雙降,投資、消費、出口均受明顯沖擊。毫無疑問,每個城市群的經濟運行都將遭遇挑戰。

消費方面,防控疫情需要避免人口流動和聚集,將大幅降低消費需求,以批發零售、旅游、餐飲、文化娛樂等為代表的服務性產業將受到極大抑制。

由于疫情期間需在家隔離,直接切斷了人與人之間的高頻接觸,旅游、餐飲、文化娛樂等服務性產業受疫情沖擊顯著。

2018年全年,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前五城分別為上海、北京、廣州、重慶和成都。上海、北京分別高達12668.7億元和11747.7億元,與第三位的廣州(9256.2億元)拉開較大距離,在本次疫情中將遭受明顯沖擊。

此外,2018年成都、合肥、石家莊、杭州的社零消費總額同比均高居9.0%及以上,高速增長的消費態勢也將受到此次疫情波及。

產業方面,由于企業停工減產,制造業、房地產、基建投資短期基本停滯,尤其是長三角、珠三角等沿海城市群,由于世界衛生組織(WHO)通報本次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構成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PHEIC),外向型經濟發達的區域將受較大影響。

長三角、珠三角沿海城市群由于貿易依存度較高,其制造業將遭受更大的沖擊。深圳、上海、廣州參與全球化的程度較高,在貨物出口總額上遙遙領先,2017年貨物出口額分別為2443.6億、1936.4億、853.2億美元,疫情之下出口訂單或將迎來較大影響。相比之下,重慶、成都、合肥、石家莊等內陸城市在出口方面受影響相對較小。

需要注意的是,疫情也是對城市公共財政收入的重大考驗。財力雄厚的城市將更容易渡過難關,也更有實力支持企業復產和經濟景氣度的恢復。

基于各地2018年統計公報,11城的公共財政收入排名為上海、北京、深圳、重慶、天津、杭州、廣州、南京、成都、合肥、石家莊。上海以7108.1億元位列第一,與第二的北京(5785.9億元)、第三的深圳(3538.4億元)梯度明顯。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長三角城市群以17.9萬億元的GDP總量一騎絕塵,居全國城市群之首,同時坐擁6座躋身GDP萬億俱樂部的城市,不但整體財政實力非常雄厚,而且區域一體化程度較高,更有利于城市群內部“抱團取暖”。

綜合以上四方面的論述,21世紀經濟研究院認為,無論從復工潮回流量、人口密度、人口構成復雜度還是交通樞紐度來看,相比其他城市群,珠三角城市群正面臨著最為嚴峻的挑戰。與此同時,由于2003年抗擊非典留下許多寶貴經驗,且有包括鐘南山院士在內的頂級醫療團隊坐鎮,目前的疫情防控局面較為主動。

長三角城市群雖然財政實力雄厚,核心城市的醫療綜合實力強大,但同時該區域內已出現溫州等單點爆發城市,需格外警惕。

京津冀城市群當前情況略好于其他城市群。截至2月6日24時,京津冀三地累計確診病例547例,其中北京市占比過半,累計確診病例297例。需要注意北京外來人口比例高達36.2%(2018年),隨著復工潮人口回流,北京的潛在疫情防控風險需進一步關注。

成渝城市群雖然人均醫療實力占優,但毗鄰湖北省的重慶市目前確診人數處于高位,已進入本地感染發病為主的階段,形勢依舊較為嚴峻。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牛牛财运指南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