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經 > 正文

A股口罩產業鏈“總動員”:原材料供給充足 上下游匹配“進行時”

2020年02月11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董鵬  

在保證N95、KN95型口罩向一線醫務人員供給后,部分人群開始轉為尋找海外代購渠道,比如具備“PFE、VFE、BFE”防護標準的日本口罩。

全世界的口罩都在流向國內。

在保證N95、KN95型口罩向一線醫務人員供給后,部分人群開始轉為尋找海外代購渠道,比如具備“PFE、VFE、BFE”防護標準的日本口罩。

不過,三次元、尤妮佳等品牌口罩業已全網脫銷。目前可見的渠道僅有二手交易平臺的閑置,不過價格稍顯驚人,以三次元30枚盒裝為例,日本含稅售價1408日元,折合人民幣89.5元,而個人賣家則出到了450元,還不是現貨。

為了緩解國內口罩供應緊張的局面,國內各家企業已經開始通過多種方式謀求增產,不少上市公司參與其中。

以新綸科技(002341.SZ)為例,早前公司便有5萬只KN95的日產量,如今公司已經改為生產一次性外科醫用口罩,日產量大幅提升到了20萬只。

“除了現有員工,公司還招募了80多名志愿者,從除夕開始,分黑白兩個班生產口罩?!毙戮]科技人士2月10日介紹稱。

另一方面,包括富士康、比亞迪和中石化在內的行業龍頭,也在紛紛謀求跨界嘗試口罩生產。即便無法為市場帶來增量,至少也可以解決自身數十萬名員工的防護需求,同樣起到了緩解供給緊張的作用。

產業鏈“總動員”

口罩的生產流程不復雜,產業鏈不算長,主要環節包括石油—聚丙烯纖維料—無紡布專用料—無紡布—口罩。

在國內疫情大規模蔓延后,產業鏈各環節上的企業早已開足馬力,謀求增產。

以東華能源為例,公司是口罩上游材料供應商,其生產的醫用無紡布專用料Y381H被認為是當前醫用口罩的最佳用料。

春節前,該公司就已經向美潤股份、廣東必德福等企業供應了近10000萬噸Y381H。

“2月3日就開工了,目前3.5萬噸的Y381H生產線在滿負荷生產,下游訂單很充足?!睎|華能源人士10日表示。

公司近期也在互動平臺上表示,張家港基地全力保供高熔指纖維Y381H用于醫療口罩生產,寧波基地裝置對應生產的醫療無紡布專用料S2040,也已經做好準備,隨時擴大產量,全力支持抗擊疫情。

位于行業中游的再升科技(603601.SH)則是一家空氣濾材的生產公司,借助于自身材料優勢,公司計劃在原有50萬只/月的規?;A上,再新增一條生產線。

“生產口罩的深圳子公司初四就已返工,目前生產情況穩定?!痹偕萍枷嚓P負責人10日介紹稱。

實際上,目前國內口罩的上游材料供給不是問題,主要在下游匹配的產能能否及時提升,而就目前情況來看,下游企業也已想方設法釋放自身產能。

南衛股份(603880.SH)人士10日告訴記者,公司口罩業務已經全面開工,不過只能滿足當地政府需求,其他業務還未正式復工。

此前便已有KN95型口罩在產的新綸科技,在進行轉產提升產能的同時,還計劃進一步擴產。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了解到,已有多家上市公司向發改委報備了擴產計劃,目前處于審批階段。

如新綸科技近期接受機構調研時曾表示,公司現有產線產能一天生產一次性口罩約20萬只,有望擴產到30萬—50萬只?!肮居?月4日向發改委報告擴產計劃,希望每天再增加80萬只口罩產能,目前正在協調生產線設備,希望20天左右能夠擴大產能,對局部區域口罩供應短缺現象有所緩解?!?/p>

屆時,新綸科技口罩日產能有望突破120萬只。而對于當前面臨的問題,前述公司相關負責人表示,“短期內最難的問題是差設備,訂貨需要時間,加上不同型號的口罩所需材料存在差異,協調起來難度不小?!?/p>

資本市場冷暖各異

與現實世界中人們追逐口罩一樣,上述口罩產業鏈內部的上市公司則成為了二級市場追逐對象。

據統計,2月3日至10日,申萬28個一級行業中,醫療生物板塊領漲A股。進一步細分,醫療器械又以9.14%的累計漲幅位居醫藥生物板塊首位。

其間,包括南衛股份、尚榮醫療(002551.SZ)在內的5只個股累計漲幅超過45%。

需要指出的是,由于口罩及相關業務收入,在部分上市公司中所占收入比例過低,無法對當期經營帶來實質性拉動效應,所以目前相關概念股的上漲無非是情緒使然。

相比之下,另一個資本市場反應就顯得理性許多。以上游材料聚丙烯為例,近期價格表現便十分克制。

2月3日,聚丙烯期貨主力2005合約開盤首日跌停后,除了2月4日小幅反彈0.17%外,近四個交易日均呈現連續回落走勢。

“總體看價格表現是相對穩定的,雖然各家企業春節期間為了保障下游供應,開工率較高,但是關鍵的產能過剩問題并未解決,而且這一局面至少要維持到明年?!鄙馍缡袠I分析師李璐10日指出。

方正中期石化研究員徐元強則認為,2019年1-12月份國內PP累積產量約2234.81萬噸,較上年1-12月份增加6.82%,“醫療衛材用的聚丙烯主要為聚丙烯纖維料,僅占PP下游消費的10%比例而已,如果僅僅是口罩消費需求大增,其下游消費占比較小,也很難帶動整個聚丙烯價格上行?!?/p>

據他測算,1噸高熔聚丙烯纖維料可生產近25萬個聚丙烯醫用防護口罩。

即便富士康、比亞迪等行業外公司也計劃援產口罩,并可能帶來相當可觀的需求增量,但是對上游聚丙烯而言,需求增量所占比例還是太小了。

即便國內口罩的需求驟增,上游原材料的供給并不成問題,中游濾材、下游廠家可以盡力擴產。

此外,還有相關政策作為保障。2月9日,國家發改委、財政部及工信部聯合發文,對企業多生產的重點醫療防護物資,全部由政府兜底采購,第一批采購目錄便包括了N95口罩、外科醫用口罩。

需要指出的是,經此一疫,未來國內口罩消費習慣可能會有所改變,潛在的消費增量有望持續提升行業景氣度。

只是,相比于美國市場的3M和霍尼韋爾,以及日本的三次元、尤妮佳和玉川衛材而言,國內口罩品牌競爭力不足,很多為出口代工企業,如玉川衛材2018年9月還曾在湖北枝江設立過合資公司。

從這個角度看,此次疫情或許也對國內衛材企業提供了一次品牌升級的機會,有望打造出中國版的3M。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牛牛财运指南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