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金融 > 正文

一月凈買入542億人民幣債券 海外資本套利算盤怎么打?

2020年02月11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陳植  

中國外匯交易中心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今年1月海外資本持續凈買入542億人民幣債券,令中央國債登記結算有限責任公司(簡稱“中債登”)為境外機構投資者托管的債券面額達到1.89萬億元,持續了14個月增長。

疫情的蔓延,有沒有影響海外資本加倉人民幣債券的熱情?

中國外匯交易中心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今年1月海外資本持續凈買入542億人民幣債券,令中央國債登記結算有限責任公司(簡稱“中債登”)為境外機構投資者托管的債券面額達到1.89萬億元,持續了14個月增長。

在Bluebay Asset Management新興市場策略師Timothy Ash看來,疫情的發展,正令越來越多海外資本更青睞具有避險屬性的人民幣債券,盡管1月下旬海外資本一度因擔心中國經濟出現波動而放緩加倉中長期人民幣債券的步伐。

值得注意的是,隨著疫情發展,海外資本對人民幣債券的交易策略也出現顯著變化。具體表現在短期債券(1年期以內)的抄底與交易比例開始提升,原因是部分海外機構押注疫情將令中國央行短期內采取降息降準措施刺激經濟增長,令短期債券收益率跌幅更大(債券價格漲幅更多)。

數據顯示,整個1月,海外機構的短期人民幣債券交易額度,占當月外資整體交易總額的19%,較此前數月有一定提升,而海外機構在7-10年期(中長期)人民幣債券的交易額度占比,依然徘徊在48%左右。

多位香港銀行債券交易員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外資加倉人民幣債券,主要發生在1月前兩周,當時人民幣匯率持續上漲與中美利差保持在140個基點,吸引了大量海外機構甚至不做匯率風險對沖,直接加倉人民幣債券。但到了1月下旬武漢“封城”后,外資加倉人民幣債券的步伐也曾一度出現停滯。

“當時多數海外機構無法評估疫情對中國經濟造成的短期沖擊,因此放緩了人民幣債券配置步伐。如今隨著他們相信疫情不會改變中國經濟中長期平穩增長趨勢,他們加倉人民幣債券的步伐將迅速邁入快車道?!盩imothy Ash指出。

1月外資加倉“先揚后抑”?

“整個1月,外資加倉人民幣債券呈現先揚后抑的趨勢?!币晃幌愀坫y行債券交易員向記者透露。具體而言,1月前兩周受益于人民幣匯率從6.98一路上漲至6.84,加之中美利差(中美10年期國債收益率之差)保持在約140個基點,海外機構加倉人民幣債券的熱情一度高漲。

“海外資本通過債券通通道,就凈買入逾150億元人民幣債券?!彼嬖V記者。由于人民幣匯率持續上漲令人民幣匯率對沖操作成本較去年底驟降約20個基點,不少海外資管產品管理人甚至不做任何的匯率風險對沖操作,直接結匯通過債券通買入人民幣債券,以此提高人民幣債券配置的收益率。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多方了解到,當時部分海外投資機構已注意到疫情對中國經濟可能構成潛在沖擊,但在武漢“封城”前,他們并沒有將疫情納入人民幣債券投資模型的風險因子。

然而,隨著1月下旬疫情持續,海外機構加倉人民幣債券的策略出現明顯分化。

“受疫情影響,1月21-23日北向資金從A股累計撤離197億元,令不少海外機構暫緩了加倉中長期人民幣債券的步伐。他們需要先停下加倉腳步,先分析這場疫情到底對中國經濟構成多大的沖擊?!边@位香港銀行債券交易員向記者指出。與此同時,不少嗅覺敏銳的海外資管產品迅速加倉短期人民幣債券。因為他們正在押注疫情對中國經濟將構成短期沖擊,令中國央行在短時間內出臺降息降準等一系列寬松貨幣政策以刺激經濟增長,如此驅動短期債券價格上漲(收益率下跌),給他們創造了勝算較高的交易型獲利機會。

Timothy Ash分析認為,1月份海外機構抄底短期人民幣債券,主要發生在1月下旬。目前而言,他們的短期套利交易獲得不菲的收益。數據顯現,從1月22日至今,1年期中國國債收益率從2.323%一路跌至2.102%(債券價格上漲),令不少加倉短期人民幣債券的高杠桿型海外資本僅此一項,獲利幅度達到約0.8%。

這種短期交易獲利策略令當月海外資本人民幣債券交易規模驟增。中國外匯交易中心公布的相關數據顯示,今年1月境外機構投資者共達成債券現貨交易5582億元,同比增長64%,約占同期現券市場總成交量的4%;其中,海外資本買入債券3062億元,賣出債券2520億元。

人民幣債券避險價值更加凸顯

相比短期交易型獲利機會,越來越多海外資本如今更看重人民幣債券的避險屬性。

“從1月下旬起,我們就開始增加人民幣債券的頭寸,甚至在海外市場還在持續買入離岸人民幣債券?!币患覛W洲大型資管機構亞太區首席代表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究其原因,若疫情發展導致中國經濟遭遇較大沖擊,那么大量資本勢必涌入債券避險,無疑令他們坐收債券價格上漲的紅利。

但他不無擔心地表示,若疫情發展超過市場預期令市場避險投資情緒驟增,有可能會迫使海外資本再度放緩加倉人民幣債券的步伐。原因是中美利差持續收窄與人民幣匯率下跌壓力增加,令海外資本擔心配置人民幣債券的收益性大打折扣。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注意到,1月下旬起,由于避險資金持續涌入人民幣債券令債券收益率走低,目前中美利差(10年期中美國債收益率之差)已經從1月初的140個基點,下跌至126個基點。此外近期人民幣匯率下跌,令境外1年期無本金交割遠期交易(NDF)隱含的美元對人民幣升值預期提高至0.7%,較1月前兩周增加0.6個百分點,令匯率風險對沖操作成本額外損耗中美利差約23個基點,導致海外資本加倉人民幣債券的實際無風險利差收益收窄至約103個基點。

“一旦人民幣債券收益率因疫情發展與避險情緒高漲而持續走低,令實際無風險利差收益收窄至90個基點,那么海外資本對人民幣債券的配置熱情將會較大幅度降溫?!币晃蝗A爾街對沖基金經理指出。

多位歐美大型資管機構人士對此直言,即便未來一段時間中美利差趨于收窄,也不大會影響他們加倉人民幣債券的進程。原因是,他們從資產全球化配置角度看待人民幣債券加倉價值,不受疫情對中國經濟短期沖擊的影響。更重要的是,即便正如牛津經濟研究所預測般,新冠肺炎疫情將令今年全球GDP增長率下降0.25個百分點,那么具備高收益高信用評級的人民幣債券避險配置價值將進一步凸顯。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牛牛财运指南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