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商業 > 正文

返城復工潮至 重點城市嚴格實施社區防控

2020年02月11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王帆  

導讀:截至2月10日,已有多個城市的社區實行封閉式管理。嚴格管控的背后,是復工帶來的“返城潮”以及人員流動、聚集給防疫帶來的進一步壓力。

為了應對復工潮帶來的新一輪防疫挑戰,多地密集出臺了嚴厲的社區出行管控措施。

2月9日晚間,深圳發布《關于住宅小區和城中村全面實施人員通行認證管理的工作指引》,提出所有在各類住宅小區、城中村居住的人員進出小區實施認證管理,外來人員和車輛一律不得進入小區。

2月10日,北京市人民政府門戶網站“首都之窗”公布《關于進一步加強社區(村)疫情防控工作的通告》,明確要進一步嚴格小區(村)封閉管理,在出入口設置檢查點,居住人員和車輛憑證出入,進入人員必須佩戴口罩并進行體溫檢測。

不止是深圳和北京,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梳理發現,截至2月10日,已有多個城市的社區實行封閉式管理。嚴格管控的背后,是復工帶來的“返城潮”以及人員流動、聚集給防疫帶來的進一步壓力。

近幾年來,吸引全國各地就業人口成為各城市的重點工作,但在疫情之下,如何應對人員的遷徙乃至開工聚集卻成為了城市的治理難題。對于外來人口數量大、占比高的城市而言,挑戰尤為嚴峻。

外地人員回到工作所在城市,社區構成了疫情防控的一道重要防線。但一些不合理而且層層加碼的限制措施,為企業正常有序復工帶來了新的挑戰。

近日,在做好防控新冠肺炎疫情工作的同時,全國許多企業開始復工復產。-新華社

合理合法做好基層防控

“深圳的新增確診案例已經在下降了,為什么又突然如臨大敵,封閉了各小區?”在深圳一個微信群里,2月10日一大早有人發問。馬上有人回答稱,因為復工了。

截至2月9日24時,湖北以外地區的確診病例已經6日連降,國家呼吸系統疾病臨床醫學研究中心主任鐘南山也在2月9日表示,新增的病例若是再有下降,那就表明疫情形勢有好轉。

與春節前人口流回到戶籍所在地不同的是,復工潮對應的是一次人口逆向流動,而人口凈流入的城市將承受主要的壓力。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梳理發現,杭州屬于湖北省以外較早執行社區嚴控的城市。2月4日,杭州就對外發布通告,提出全市所有村莊、小區、單位實行封閉式管理,人員進出一律測溫,并出具有效證件。在2月6日至10日期間,就有東莞、天津、廣州、成都、深圳、北京等地加大了社區防控力度,提出所有小區封閉管理。

2月10日,上海政府在召開新冠肺炎的防控情況新聞發布會上介紹,全市1.3萬個居民住宅小區,絕大部分已實現了“封閉式管理”,采取了出入口管理措施,做到人員進入必詢問、必登記、必測溫。

截至目前,各地關于社區管控的條文已無太多差異,基本是封閉式管理,設置檢查點,抵達人員須報告,人和車憑證出入,進出必須佩戴口罩,進行體溫檢測,嚴禁外來人員和車輛進入等。

但在官方統一的政策文件之外,社區不乏提前行動或增加防控措施的情況。

北京市昌平區的一位居民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介紹,他所在的小區從2月4日起就開始實行封閉式管理,并且要求業主和租戶辦理出入證。

“只是辦理出入證并不算難事,也完全應該支持,但有的小區禁止外地租戶進入,造成的影響就實在太大了?!边@位居民表示。

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智庫研究與信息部部長鄭宇劼向記者分析,疫情當頭,嚴防嚴控確有必要,但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容易造成政策的“層層加碼”,有些基層防控措施已經有行政違法的嫌疑,需要避免這樣的傾向。

重點城市迎復工潮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梳理了北上廣深、成都、天津、杭州以及東莞等近日出臺社區防控政策的典型城市的數據,從確診人數來看,截至2月9日24時,深圳最多。在全國范圍內,湖北以外的城市中,深圳的確診人數僅次于重慶和溫州。

作為一座流動人口占比超過70%以上的城市,深圳的大考或許才剛剛開始。百度遷徙數據顯示,自2月6日以來,深圳就一直位居全國熱門遷入城市的前兩名。

與深圳鄰近的另一個制造大市東莞,面臨著類似的挑戰。2月8日,東莞已成為全國熱門遷入地的第二名,2月9日更是一舉超過深圳,成為最熱門遷入地。

深圳和東莞都是典型的人口“倒掛”型城市,即非戶籍人口超過戶籍人口,這也意味著,按照正常情況,大量外來人口在春節前離開,而在節后又將返回。

梳理上述幾個城市的情況來看,常住人口數量最多的上海,外來常住人口數量同樣最多,接近1000萬。而深圳的外來常住人口數量超過了北京,東莞超過了廣州。

春節期間,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曾到訪東莞長安鎮,這里是知名手機品牌OPPO和vivo的總部所在地。街道一改平日經常堵車的景象,車流寥寥,臨街店鋪也大多關閉。

一位當地企業主向記者介紹,“空城”的主要原因并非疫情,而是每年春節基本都如此,工人、做生意的人已經回鄉,本地人極少,所以相對算安全,但節后返工的時候安全系數將面臨變數。

截至2月9日24時,東莞的確診病例為60例,在廣東城市中位居第五位,放到全國來看,這一數字并不算突出。

《東莞統計年鑒2018》披露的數據顯示,2017年,東莞外來暫住人口共438.6萬,其中來自廣東省以外的為317.1萬,更細分來看,來自湖北省的為33.2萬,占比超過了10%。

人員返程后,很大一部分緊接著將會聚集上班。近日,廣東省人大代表王海等14人提交了一份《關于倡議深圳市階梯式繼續延長春節假期應對新型肺炎的緊急建議》,其中就提出,疫情防控的最大壓力將出現在外來人口大規模返回之后,特別是深圳制造業勞務工較多,一旦開工,只要一人感染即面臨封廠風險。

深圳統計年鑒的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末,全市就業人數共為1050.25萬,其中第二產業從業人員為444.75萬,占比達到42%。

深圳一位街道辦工作人員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盡管防疫形勢嚴峻,但如果不開工,影響的是無數企業(尤其是中小企業)和員工的生計,政府層面的防控政策只能是在確保開工的前提下,在各個方面嚴格再嚴格。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牛牛财运指南版